去看来打了

【永研】告别吻

神志不清了,我真的想打死西瓜。不是什么认真的产物,就是发泄一下。ooc,无逻辑。
就是,看到疤在脸上,就想会不会是永近最后想吻一下金木…



我想这应该会是我与他最后一次见面了…虽然他此时意识模糊,神志不清,连对面是不是个人都分不出来,别说认出我是谁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以前他总是把他温暖、漂亮的属于人类的那一面给我看,仿佛自己完全没有变过,一直是那个文静的青年;等到他自己都忘记那个青年该怎么扮演时,他就干脆从我身边离开了——我到现在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自己。他发展成如今这副惨样我也有责任,有些事情还是挑明了比较好,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我早些告诉他我我已经知道了某些事说不定他就不会离开了呢…我有时会这么想。但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如果,就算有,我也不会做出这种选择。他想维持表面上的永恒,我也想,所以我就那么顺着他了,把自己的发现和自己那点不敢说的小心思一起打碎咽在肚子里。所以大家都有责任,都是傻逼。
“英?”
他在叫我。
这真是太糟糕了,我本来打算打算是喂完算事,他不会记得我怎样了,我也不会再多想些什么。可是——可是现在,我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愿望,我想听他多叫叫我,我想让他再看看我,我想他能回应我的某个愿望,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出这个阴暗混浊的下水道…
算了。
我最后看了看他——他脸色苍白,丑陋的面具剥离露出后面无神的眼睛,污水从他头发上滴下落到他赤色的赫子上。单就身材而言他比以前健康的多,我估计那些我帮他在背后收拾走的欺负人的小混混他现在能打一群…不过从这里出去以后他一定不会是这副邋遢样子了,他会去洗个澡,梳理好自己那显眼的少白头,搞不好还会染个发,再穿上一套格子衬衫,然后拿本书往椅子上一坐,这人模狗样的扮相加上那张好看的脸肯定会吸引一圈小姑娘围观。他会脸红,会不知所措,这时古董的那个…叫董香是吧,那个一看就喜欢他的小姑娘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拎回去的,对了,从搜查官那里拎回去,搜查官那里漂亮姑娘挺多的小董香肯定不会让他一直呆在那。后来他们可能结婚,生子,一边躲着搜查官一边过幸福的小日子,说不定哪天还能提起以前认识的某个不知道去了哪的傻逼呢…
不过这都是跟我无关的未来了。我所拥有的,只有这个悲惨的现在。
还不错,久违的两人独处呢。
这是最后了。
对了,还有的,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这是只有现在才能实现的愿望。
我轻轻的凑了上去。他的嘴唇冰凉,完全没有人类的温度,嘴角还有一丝血腥味。这真是个不舒服的吻,尤其是吻的对象现在明显处于精神不正常状态的情况下,不过也挺好的了。感谢我觉得并不存在的神,我真幸运,还能实现这么个愿望。

评论(2)
热度(31)

© 桃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