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喜欢游城十代和公爵兽,我们就是朋友

【永研】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



呐,再呆一会吧。
毕竟你能好好听我说话的时间也不多。
我啊,想给你讲讲我和一个人的故事。
没错,他是个很重要的人啊...重要到我经常忍不住想,为什么你舍得忘了他呢...
不用怕,我也对你做不了什么。
我想想,应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啊,那个吧。
我啊,可能是有着“心想事成”的能力。
你不信吗?
也是...毕竟我现在是这个样子,还说着这种话呢...
这个能力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只是我大概猜想的。
必须是发自心底的强烈愿望,而且必须符合逻辑,可能实现。
想给我一百万这种愿望就貌似实现不了呢,因为我好像不是那么想要这么多钱...对我来说有钱买书就可以了...
啊,好像扯远了。
接着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可能是很小很小的时候了...
小孩子心里的愿望无非就是“温柔的妈妈能更爱我一点”之类的...
于是爸爸死了。妈妈自然对我更加爱护,可那时候心里只留下了“好像发生了什么很可怕的事”这样的印象。
到了初中,妈妈工作越来越辛苦,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
...不只是为了我,还为了总是上门要钱的姨妈。
那时候总是想着,希望妈妈能多休息一下,不要再总是为了”别人“奔波了。
然后...妈妈死了。
她永远的“休息”了,再也不会劳累了。
很可怕对不对?
“心想事成”是没错,但总是以最坏的形式实现。
后来啊...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我希望她能更多的注意我。
她的确一直注意着我,以猎食者的形式。
她是个喰种。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她袭击了我。
我很怕啊,我那么强烈的想着,我想活下去啊,谁来救救我啊...
我以为没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了。
有。
我成了喰种。
我那时简直想死,可弱小的我连“杀死自己”这件事都做不到。
于是我强烈地渴求着一个容身之所...我去了“古董”。嗯,这家店你在“枭讨伐战”的资料里看到过吧。
这大概是我的愿望中以最好的方式实现的了...我本来是这样想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可能会是我最后悔的一个愿望。
并非古董的大家对我不利了,而是我给古董的大家带去了无数麻烦。
一开始还只是“美食家”,后来是青铜树...甚至很久以后我才知道,CCG发现古董,就是从我这里发现线索的...
如果不是我,大家说不定还能过着平静的生活...
我想保护大家。
我想有足够力量。
我以最血腥的方式实现了这个愿望,代价是“从前的我”。
然后身为“喰种”的我加入了青铜树...结局你也知道。
该说真不愧是“死神”啊...不过...真是太好了...
不,没什么,那句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说了这么多,还没开始说“那个人”呢。
我叫他“英”。


英和我不一样,是个很开朗的人。该说是异性相吸吗...大概不是这个意思...
他是我还是人类是唯一一个朋友。
我变成喰种以后,就开始下意识地躲着英...不过好像没太有用。
那时我心中最强烈的一个愿望大概就是...希望英远离喰种的世界。
远离我所在的世界。
...是够远的,他去CCG了。
是为了帮我。
又是为了帮我。
从小到大,英总是在帮我,总是为了我做一些对他自己毫无意义的事情。
可我连该怎么帮他都不知道...从什么都窝在心里这点来看,我们两个大概挺像的,只是他比我聪明,他什么都能瞒住我,我什么都瞒不住他。
在古董战的末尾我受了重伤的时候,我想起了一年没见的他。
结果经历了这么多,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我依然还像个小孩一样,孤苦无助时只能想到他。
我想见他。
我想见他。
即使知道不能这样想,我依然...不能抑制的想着他。
然后我见到他了。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古董里。穿着CCG的队服。
他给我泡了杯咖啡,然后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跟我开起了玩笑。
我...无法回应他。
英看了沉默的我一阵,突然说,
“金木,我...跟你说个事,你...你听完后可能会很恨我。”
“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必须要跟你说。”
“金木...我觉得...”
“你可能是因为我的愿望,才变成喰种的。”


英和我说了很多。
他说他发现,他可能有“心想事成”的能力。
他在知道我喜欢利世的时候,心中有了一个愿望。
他不希望我和利世在一起。
“呃...你先不要管为什么好不好...我知道这样不对啦...但...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
“我...真是最差劲的一个啊...”
他这样说。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在英的嘴里又是另一个样子了。
他希望我有一个容身之所,我到了古董。
他发现我被壁虎盯上,处境危险,他希望我能有力量保护自己,我开始共喰,加入青铜树。
他到了CCG,发现了我的线索,他希望能见见我,劝我回来,于是我和他见面了,却是以古董被歼灭为代价。
“你要怎么骂我都好啦...”他挠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毕竟都是我的任性...”
“金木...对不起...”
我抱住他,却不知说什么好。
我因他的话而震惊,却并不代表我没发现他身上致命的伤。
相见...这真是最坏的一个愿望。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再去纠结眼下的情况究竟是因我们两个谁的愿望而发生的了。
这些都无所谓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英。
“英...你果然还是说说为什么不想我和利世在一起比较好吧。”
英身体一僵,抬头看到了我的表情。
应该是笑着的。
然后英也笑了。
啊,果然已经无所谓了。
如果永近英良要离开的话,请让金木研也一起吧。
金木研的一生,可以到此为止了。
我这样想。
我们两个的事也不复杂,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知道你醒来以后会忘记一切的。
毕竟属于金木研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我只是想有个人一起和我回忆他。
仅此而已。


佐佐木琲世醒来后感觉自己做了个梦,可忘得干干净净跟格式化似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有点苦恼的挠了挠一头炸向天际的黑白毛,叹了口气,戴上眼镜开始工作。
“老师你醒了吗?”不一会,门外传来六月的声音。
“啊,醒了。”带着点迷糊,琲世摇摇晃晃的给六月打开门,差点摔了个趔趄。
六月递过手上的工作文件,有点担心地说:“老师,这些工作不急,您...要不要再睡一会?”
跟佐佐木熟的人都知道佐佐木这个看似和善好说话的家伙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一天内除了解决基本生理需要一般都是在工作。至于那一架子书是什么时候读完的...据说是在解决睡眠需要的时间内。
鬼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难得今天他晚起了一会,为老师担心的六月希望他能多休息一会。
“不,不用了。”揉揉眼,佐佐木接过文件,转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六月,你听说过一个叫hide的人吗?
“啊?不...好像没...”
“哦,那算了,没什么。”
角落里白头发的孩子静静地看着他,一脸漠然。
fin

评论(4)
热度(10)

© 桃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